武漢市科協

文集薈萃

平易院士——記大地測量與地球物理學家許厚澤

發布日期:2009/3/26 15:02:10      來源:      作者:許厚澤
字體顯示:【大】  【中】  【小】
    

 

    許厚澤中國共產黨黨員。1955年畢業于上海同濟大學工程測量系,分配到中國科學院測量與地球物理研究所工作至今。1962年,中國科學院首批研究生畢業。1982年任研究員。曾任中國科學院測量與地球物理研究所所長、中國科學院武漢分院院長。歷任國際大地測量協會執委、國際重力測量委員會副主席、國際地潮委員會主席、國際理論物理中心客座研究員、《國際大地測量學》雜志編委、中國測繪學會副理事長、中國地球物理學會理事、湖北省科協副主席等職;曾當選第六、七、八屆全國人大代表。現為中國科學院測量與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員。
    長期從事大地測量學與地球物理學研究,成就顯著。早在讀研期間便創新地提出推算截斷系數新方法,糾正了國際權威莫洛金斯基計算理論的缺陷;20世紀60年代發明的天文重水準雙極坐標模板,被國家測繪總局列入《重內業計算細則》;70年代提出的重力潮汐理論值算法,為我國地震部門采用,提出的 1°×1°平均空間重力異常推算方案和重力垂線偏差對慣導系統影響的研究成果,為我國空間技術、遠程武器發射的測繪保障做出了重大貢獻;80年代,領導建立了具有國際水平的中國重力潮汐基準和潮汐剖面,創立了褶積與球諧函數混合的海洋負荷解算方法和顧及地幔側面不均勻、橢率、自轉及滯彈性地球潮汐理論;90年代,率先開展了衛星測高研究;近 20年來,在國內率先提出了大地測量學科前沿發展的系列新思想,為我國新興的動力大地測量學科的定義和研究發展作出了前瞻及系統性的貢獻。
    在國內外學術刊物發表論文 140余篇。獲國家自然科學獎、國家科技進步獎、中國科學院科技進步獎10余項,獲2004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進步獎。被授予全國勞動模范和湖北省特等勞動模范榮譽稱號。
    1991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
 
                                                          平易院士
                                                                  ——記大地測量與地球物理學家許厚澤
 
    就研究領域的艱深和所創造的學術聲望來講,許厚澤是一個令人敬畏的科學家。而在人們的言談中,他卻被稱為快樂的“老許”。
    許厚澤七十大壽時,幾個年輕人圍著他,在他的辦公室里吵吵嚷嚷。
    一行從外地參加測地所學術研討會的專家有些不解,怎么能在許院士的辦公室里叫得那么響?這個所的年輕人可真是不太尊重許老。
    年輕人則笑呵呵的:就學術和工作上的問題和老許爭,沒問題的,我們從來不怕他。
    大家都叫許厚澤“老許”。以至于許院士的夫人楊惠杰常聽到有人和她打招呼:“你們家老許呢?”
    許院士很溫和,從來沒有架子。在測地所誰都可以找他談問題、談工作,他總是樂意奉陪。
    “我們要是有不同意見,心里有想法,從來就不隱瞞,可以直接和他說。”對此,測地所的科研人員頗為自豪。
 要是有什么觀點爭執不下的,許院士從不以學術權威自居,他可以對年輕人說:“這個問題,我也回去再想想。”
    一些剛進測地所大門求學的毛頭小伙子,在許厚澤作學術報告時,也無所顧忌地當面站起來提出異議,同他討論一番。他不僅不生氣,還說“提得好”。
    許院士喜歡和年輕人討論問題,喜歡看學生的畢業論文,凡是學生論文答辯和所里的學術報告會、研討會之類的,只要他在武漢,他是一定要去聽的。
    許院士說,從學生那里他受益非常深,能學到很多東西。
    許厚澤的學生如今遍布國內外,其中不少已成為著名高等學府和研究機構的主要科技骨干。
    許院士很多時候用他學生的話來說,對自己很“摳”。20世紀80年代初,研究員這個標志學術水平的職稱,令很多學者向往,但當組織上要授予身為副研究員許厚澤這一職稱時,他卻婉言表示謝絕:“提研究員,我的條件不夠,等以后再說。”那時許厚澤的名字在我國重力學界,甚至在國際固體潮學術團體已引人矚目。
    當時,測地所二研究室接受了“海潮對天文觀測的影響”的科研任務,難度較大。時為測地所一室主任的許厚澤知道了,主動和二室的同志密切協作,推導出一個重要的基本公式,并和他們一起完成了這個研究課題。科研成果上報時,許厚澤的名字按理說應該列入論文作者中,但他推辭了。
    20世紀90年代中期許院士到北京,總是住中科院機關樓后面的平房招待所。
    一次,他從上海趕著去北京開會,打的去機場約需二三十元,手里提著幻燈機的他,卻到處找中巴。上車時,他還得意地對身邊送行的人伸出四個手指:“只要四塊錢!”許厚澤總是對身邊的人說,要把課題經費用在真正的科研上。
    對身外之物有點“迂”,對科研和工作,許厚澤卻是殫精竭慮。1979年,測地所與比利時有一項合作,需要一個翻譯,許厚澤被選中了。在土生土長下熏陶出來的許厚澤,很擔心自己站在臺上結結巴巴翻譯不好英文。于是他天天聽錄音機,吃飯時也聽,上廁所時也在背英語。兩三個月下來,許厚澤居然還“翻譯得不錯”。
    幾十年的科研中,在許厚澤的領導下,中國的固體潮研究站在了世界學術大潮的潮頭。
    蘇聯莫洛金斯基是享譽世界的大地重力學權威。讀研究生期間,許厚澤買來莫氏關于大地重力學的經典著作,剛開始他看不懂,于是反反復復地看,并在書的扉頁上寫著“一定要把它學到手”。精裝的封面被磨破了,他也開始熟諳莫氏理論了。此時他終于發現,這一“至尊經典”也有缺陷。據此,他改進了莫氏逼近公式,首創一系列重要方法,引起學術界關注。七年之后,日本學者狄原幸男和西歐其他學者也證實了許厚澤的觀點。
    月亮和太陽對地球的引潮力,竟使地球的固體部分也像海洋潮汐一樣發生潮動。
    為研究固體潮,許厚澤潛入林木蔭蔽的小洪山地腳20米深處,參與組建武昌固體潮基準臺。此后,他領導的研究小組,從西藏一直跑到海南島,通過對16個重力潮汐點的觀測和研究,終于拿出了成熟的論文。其后,他與國外學者合作,建立了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中國重力潮汐基準,拿出了我國各種精密天文、大地及地球物理測量的潮汐改正模型。
    作為院士,許厚澤與普通老百姓一樣,有著自己的業余生活和諸多快樂。
    他喜歡京劇。忙里偷閑,他會聽一段程硯秋的《鎖麟囊》,或者哼一曲《定軍山》,抒發情懷。他說,他能聽出京劇不同流派的細微區別。他還喜歡看足球,尤其是國際大賽中有中國隊比賽的賽事,他都不會錯過。他還特別喜歡看電影,尤其喜歡看好萊塢的經典大片,比如《亂世佳人》、《泰坦尼克號》,風靡一時的《指環王》、《哈利波特》,他也特別欣賞。
    許厚澤很少發脾氣,也很少發愁,這個大院士回到家做家務事很勤快,吃完飯就去洗碗,且洗得很好。他的學生說,做學問和做人,老許都是我們的榜樣。

首頁| 科協概況| 科協動態| 全民科學素質行動| 都市農業科普| 科協內網

Copyright ? 武漢市科學技術協會 地址:武漢市江岸區趙家條144號

郵編:430010 電話:(027)65692047 傳真:(027)65692036 網站編輯部:(027)82842276 技術支持:

手机现金菠菜打鱼 改则县| 遂川县| 高青县| 冀州市| 枝江市| 比如县| 陈巴尔虎旗| 达州市| 惠水县| 合川市| 浦县| 襄垣县| 麟游县| 綦江县| 华蓥市| 静海县| 博爱县| 灌阳县| 岑巩县| 崇信县| 灌云县| 五莲县| 周宁县| 尼勒克县| 剑河县| 闻喜县| 美姑县| 育儿| 万盛区| 务川| 两当县| 格尔木市| 伽师县| 安顺市| 定陶县| 札达县| 峡江县| 密云县| 北流市| 汾西县| 腾冲县| 皋兰县| 长海县| 高要市| 上高县| 菏泽市| 石楼县| 南江县| 张家港市| 罗源县| 大新县| 招远市| 邢台市| 冷水江市| 日照市| 周宁县| 永德县| 定结县| 涿鹿县| 宜都市| 张家港市| 泊头市| 和硕县| 清河县| 宜昌市| 府谷县| 石嘴山市| 山阴县| 板桥市| 宽城| 墨竹工卡县| 临夏县| 隆林| 安多县| 盐池县| 喜德县| 宝丰县| 同仁县| 钟山县| 马山县| 新乡市| 新郑市| 寻甸| 浮山县| 泊头市| 桦南县| 长武县| 永新县| 施秉县| 陆河县| 建阳市| 仁怀市| 闵行区| 千阳县| 锦屏县| 广丰县| 长武县| 鸡西市| 东源县| 盐津县| 综艺| 民权县| 蓬安县| 鹤壁市| 巫溪县| 金阳县| 谷城县| 莫力| 尼玛县| 沾化县| 桐乡市| 永仁县| 万荣县| 闻喜县| 柘荣县| 云南省| 武鸣县| 金塔县| 新丰县| 南昌市| 墨玉县| 双辽市| 金昌市| 张掖市| 揭西县| 宜州市| 内丘县| 新野县| 平遥县| 清徐县| 奈曼旗| 台东县| 威信县| 柘荣县| 仙居县| 乡城县| 新沂市|